今年1月份外贸出口没有惊喜,虽然比去年同时期增长3.5%,比预期2.6%为佳,同时也令人觉得外贸出口已经出现逐步好转征兆。

单看单月份数字,尤其是1、2月份其中一个月份恰好碰到春节假期,很容易出现比较数据错位,而无法呈现实际出口表现。


衔接间隔起伏趋势

拉长一点往后看,从去年迄今外贸出口起伏推算,1月份外贸出口其实是春节搞乱比较基础,令人有隐约回春感觉,让大家看到希望。

单纯从每个月份外贸出口表现来看整个趋势,今年1月份外贸出口其实还是沿着去年后期的间隔起伏,从去年12月份萎缩5.8%后,没有令人失望的在1月份恢复增长,至少开年是紧跟着这趋势而走,接下来一年会不会延续去年走势,还待连续几个月份的数字出现后才能推论。

去年从年头开始,我国外贸出口就出现每两个月间隔一次的起伏,也就是每两个月增长,每两个月萎缩交替,9月以后变成每个月正负交替,单数的月份增长,双数月份就萎缩。

错位优势实额偏低


这种恰到好处的间隔形势,使到去年全年刚好有6个月份增长,另有6个月份萎缩,这巧妙的起伏,令去年全年出口额仅比前年多出43亿令吉,两年的出口总额都是保持在7000亿上下,算是持平。

今年1月份和接下来的2月份,适逢“春乱”期间,这两个月份的外贸出口数字恐怕都不能作为接下来整年趋势的准则。

首先,去年1月份刚好是华人春节月份,当月份的国内和中国生产肯定会受影响,大马的出口有部分是和中国生产有关系,而且中国也是大马最重要的出口贸易伙伴,春节影响两地运作,也直接影响我国的出口外贸表现。

由于受春节影响,去年1月份外贸出口仅约551亿,是去年所有月份中,外贸出口表现最差的一个月份,而今年春节落在2月份而不是落在1月份,两个月份的比较基础刚好交错。

因此,今年1月份的外贸出口表现,具比较基础错位的优势,扣除这优势后,这约570亿令吉出口额并不怎幺特别,和去年的其他月份比较,这月份的出口额只比1月份和2月份稍微强、同时和8月份持平,而和任何其他月份比较都是萎缩,实际出口数额偏低。

出超低经济潜力大

在错位优势大前提下,除了棕油和液化天然气出口额萎缩外,其他主要出口几乎全部都增长,令人注目的电子电器产品出口额从去年同时期的171亿令吉微增4.7%至179亿,避开了去年12月份锐减12.4%窘境,这完全是靠中国和美国订单增加所致,部分也是因为春节假期不是落在1月份。

电子电器产品市场持稳,棕油则继续下倾,萎缩近23%,石油提炼产品和金属制成品则分别锐增35%和41%,全面来说不是大好,也非大坏。

外贸出口在春节搞乱比较基础形势下稍微偏高,出口额却因此显着扩大,增长16%,而且全部三种产品入口都全线增长,资本财货增7.2%,半制成品增6.3%,消费品则增7.3%,这虽然导致1月份外贸出超锐减至仅33亿令吉,为自2002年4月以来的11年最低纪录,但是这也反映未来出口依然保持增长潜力,同时国内需求冲劲也未减,未来经济潜力大,增长可谓四平八稳。